新聞 / 賽事新聞

如何讓撲克流行起來,獲得全球的吸引力(第七部分):墨鏡、耳機和連帽衫

發表於 06:02 2017-02-01
作者:Keith Woernle



Keith Woernle是新澤西州的一位作家,喜劇演員和半職業撲克玩家。他是WPT第10季的製作人,曾經在2011年贏得一場WSOP巡迴賽的金戒指,非常喜愛撲克。
 
幸虧靈魂有一個詮釋者——常常是位無意識的,卻仍是忠實的詮釋者——那就是眼睛。
-夏洛特·勃朗特,《簡愛》
 
關於是否應該在賽場禁用墨鏡和耳機的爭論真的進行了好幾十年。有人對此進行激烈的反對,很多人對此表示支持,還有很多人更加持無所謂的態度。我本人稍微偏向於反對的陣營,所以想把每種行為帶來的好處和害處進行一個概述。
 
我這篇文章中的觀點可能會與之前的文章有所重疊。這篇文章尤其會與牌桌談話那篇有所重合。耳機、連帽衫和墨鏡分開來都可以開單獨的一篇的文章了,但我覺得它們非常相似,最好還是放在一起說吧。
 
我認為,在牌桌上戴墨鏡有兩個原因。第一,遮住玩家的眼睛,因為眼睛是心靈的窗口,容易反映玩家的手牌或想法。第二,戴墨鏡真的很酷。我覺得大部分玩家戴墨鏡是因為這能讓他們更自信(甚至是無意識的),同時在牌桌上沒那麼容易暴露自己。如果墨鏡看起來帥感覺又好,那到底有什麼問題呢?如果墨鏡被禁用的話,娛樂型玩家可能會被迫離開舒適區,於是打牌沒那麼多了呢。這對遊戲當然沒好處。除此之外,還有些玩家的外號就是“墨鏡xx”,這已經成為了他們的形象。比如Joe Hachem, Greg Raymer和Bertrand Grospellier,每當想起他們的時候,墨鏡總是如影隨形。我覺得把這個給剝奪了並不人性化。
 
話雖如此,但是在桌上戴墨鏡仍然有幾點壞處。首先,有人可能會戴特製的墨鏡作弊。他也許能看到某些人眼看不到的標記或污漬。但是,我相信這在戴墨鏡的玩家中比例是非常小的。我感覺在遊戲中戴墨鏡最大的壞處出現在玩家坐上電視桌上時。人類的感情主要通過面部來展示,尤其是嘴巴和眼睛,讓觀眾看不到這些反應會讓電視遠沒那麼好看了。 PokerStars Big Game這檔節目明確禁止玩家戴墨鏡、穿連帽衫和戴耳機。這才能真正創造出更好看的電視。玩家被迫傳達情緒,被迫互相看對方。結果,他們的舉止會更有人味:他們之間的互動更加頻繁和自然,看到Bertrand Grospellier, Phil Hellmuth和Phil Laak的交流會讓人感到新鮮,因為他們常常藏在墨鏡後面。
 
耳機跟墨鏡是相似的。他們讓玩家處於自己的“舒適區”,所以能“安安靜靜”玩牌,不需要與桌上的人交流。耳機把桌上無聊的聊天和讓人心煩的策略討論隔絕在外,同時讓玩家無法從愛聊天的對手那裡獲取信息:發現他們的職業、財富、背景之類的。同樣,有好就有壞。
 
連帽衫把臉周圍給遮擋起來,讓人看著怪不吉利的。我認為確實讓普通的玩家看起來更酷了。玩家得到了自信,感覺到自在,但這看起來很的挺嚇人的,容易讓遊戲中的新手感到疏遠和不快。
 
我相信最近連帽衫和耳機的再一次興起其實就歸根於線上玩家來到了現場領域。只玩過線上撲克的玩家不習慣直勾勾看對手,也沒有馬腳的概念,不論是找馬腳還是自己露馬腳。所以我認為他們很自然會盡量把自己的臉蓋起來,因此墨鏡、連帽衫和耳機就上位了。這些裝備把現場撲克更加接近線上的氛圍:沒有馬腳,只有頭像。
 
雖然這對線上玩家來說當然更有利可圖,但這對娛樂型玩家並不是積極的環境。而且這肯定對電視是沒好處的。
 
這並不是說墨鏡和連帽衫本身就不好。 Chris ‘Jesus’ Ferguson雖然已經跌落神壇,但他基本上就是墨鏡和連帽衫的發源地。幾乎沒人能讀到他的牌,但這並未影響觀賞他打牌的娛樂性。他依然是觀眾願意看到的角色。
 
電視撲克缺乏人物,個性和打牌風格單調,使得節目苦不堪言。如果所有的玩家都把自己用墨鏡包裹起來聽音樂,那麼會讓在電視上看節目或看網絡直播更加沒意思。 Darryl Fish曾經說過,撲克玩家需要把自己定位成表演藝人。他說的一點都沒錯。最優秀的撲克玩家需要讓對手把跟他們對戰當成獨特和有收穫的體驗(即使並非有利可圖),這樣娛樂型玩家才願意繼續回來打。
 
總結一下,雖然我認為以上這些裝備並不應該在牌桌禁用,但確實感覺這會讓遊戲新手感到不受歡迎。另外,這些裝備會減少電視撲克中人性的互動,而媒體原本就對電視撲克感到有些絕望了。那麼單純禁用墨鏡和耳機能讓撲克更加有趣嗎?我覺得未必。但是,我確實相信在電視或網絡直播的決賽桌禁用這些裝備能讓收視率更好,同時令遊戲的欣賞度更高。墨鏡、耳機和連帽衫的出現對娛樂型玩家是有衝擊的,撲克圈應該時刻把對娛樂型玩家的敏感度放在心頭。
 
感謝大家的閱讀,請在評論區留下你們的看法和感受。祝大家好運。

#教學